首 页 大咖名流 女性生活 科技前沿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 社会文化 财经资讯

大咖名流

如法炮制这位白俄少将为张宗昌打造的铁甲车究竟长啥样?

发布日期:2022-09-19 10:25   来源:未知   阅读:

  旧中国的铁甲列车,较多地受到俄国的影响。早在清末民初,沙俄军队即在中俄边境与中东铁路沿线使用了铁甲列车。受此影响,在20世纪20年代前期,奉系军阀就开始在东北使用轻便型的铁甲列车担任护路工作。

  而至于直接用于作战的重型铁甲列车,率先使用者就是张宗昌,他所建立的白俄铁甲列车队时间最早、规模最大、战绩也最为突出。

  在这篇文章中,就说说民国时期的铁甲列车,让我们透过历史的硝烟,撩开这些钢铁巨兽的神秘面纱。

  1924年10月,张宗昌作为奉军的第2军副军长,率部袭占滦州,截断了直军后路,为奉军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的取胜立下了汗马功劳。

  张宗昌在滦州缴获了直军的大批军用物资,其中包括为数不少的火车车辆。张宗昌属下有一支由雇佣的白俄官兵组成的先遣第1梯队,其中不少官兵曾参加过俄国国内战争。

  在白俄炮兵少将葛斯特劳夫的建议下,张宗昌将两列缴获的货车改装成铁甲列车,这就是日后的“长江”号和“长城”号。

  在铁道线上,铁甲车就像流动着的坚不可摧的堡垒,白俄军以铁甲列车为掩护一路向前冲杀,一直杀到了滚滚长江的北岸。

  1922年,任奉军第三混成旅旅长的张宗昌,共收编被苏联红军击败的白俄部队5000余人,步枪6000余枝,另有机枪、野炮、弹药及通讯器材若干。

  张宗昌的白俄雇佣军有“哼哈二将”,一个是聂卡耶夫步兵上校,一个是白俄炮兵少将葛斯特劳夫,聂卡耶夫引领大批白俄官兵投向张宗昌,带来大批的,仅重机枪就有40多挺。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打下朝阳,占领冷口,突破直军沿长城的防线,进兵关内,在滦河一带与直系彭寿莘部大战。

  ▲在近现代史上,流亡白俄在中国主要有三个聚居地:哈尔滨、上海、天津。1934年,日军在天津租界内建立了所谓的“极东学院”,专门为这些流亡白俄训练军官人才。图为受训的白俄军官。

  这一仗是张宗昌白俄军的初次亮相,表现相当精彩。舍命冲杀的白俄军哥萨克骑兵给直军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但在战场上发挥了最大作用的还是白俄军的炮兵大队。

  炮兵大队由葛斯特劳夫一手打造,配有俄造77毫米口径山炮、野炮13门,75毫米口径山炮1门,另外,第三混成旅还有约20门82毫米迫击炮。这些炮在葛斯特劳夫的部署下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

  直军前有张宗昌白俄军的舍命卖力,后有冯玉祥捅刀子,士兵全无斗志,彻底崩溃。张宗昌顺利拿下了河北滦州,截断了山海关方面直军的后路。

  张宗昌接下来的事只有一件大事:大肆收编投降的直军部队甚至散兵游勇,扩大队伍,加强实力——直军董政国、彭寿莘两部大约六七万人,全被张宗昌收编。

  张宗昌的部队一时竟膨胀了七八倍。张宗昌因为在滦州附近收编队伍太多,所有中下级军官均升为将校级,更换肩章来不及,只好用锡箔纸糊成黄色肩章代替。

  随后,河北滦州是直军后方的铁路总站。张宗昌攻下河北滦州,缴获了一批铁路使用的车辆。

  就在这里,白俄军带给民国军阀混战时期的重型铁甲列车产生了,葛斯特劳夫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和苏俄内战中的经验,向张宗昌提出:在铁路上组建一支铁甲车队。

  从字面来看,铁甲列车是一种经过武装化之后得来的特别列车。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开始成为各军事大国的重型武器。

  一辆铁甲列车一般由多辆配备了各式火炮与机枪的车厢所组成。因其强大的火力和强悍的防御能力,铁甲列车一度成为战场之上最令人生畏的战斗武器。

  铁甲列车(ArmouredTrains)亦翻译成铁甲车或装甲列车,一般是指在铁路沿线对部队进行火力支援和独立作战的铁路装甲车辆。

  ①结构:通常由1台铁甲蒸汽机车、2节以上的装甲车厢或2至4节作掩护用的铁路平板车构成。

  ②动力:铁甲蒸汽机车一般位于车厢之间,装煤和水的车朝向敌方,机车上备有通信设备和射击指挥器材。

  ③火力:铁甲车厢装备1至2具火炮、4至8挺机枪,位于车厢两侧和旋转炮塔内,各节车辆采用刚性连接。

  在那个年代,铁甲列车的战场生存能力极强,火力更强,机动性更是无可比拟,在战斗中完全无可阻挡,堪称是钢铁的怪物。

  铁甲列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苏俄内战中均发挥过巨大作用。现在,投靠在张宗昌麾下的白俄炮兵少将葛斯特劳夫,将铁甲列车如法炮制,在军阀混战中所向披靡。

  ▲在地方军阀中,张宗昌要算是名声最差的一位,文化程度最低,但是却喜爱写诗,在任山东督军,衣锦还乡之后,他留下了这样的“诗篇”:

  ①配置兵力:将机车置于列车中间,机车前后各挂上两节客车,作为列车上士兵食宿之用,其中包括炊事用车。

  ②木墙砂土:铁闷罐车内设置一层枕木墙,铁皮和枕木墙之间用砂土填充,以抵御敌人步枪和机枪的射击。

  ③掩体防御:铁闷罐车的两侧构成上下两层枪眼,车上士兵无论用立姿还是跪姿都可以向外射击;铁闷罐车的下方还构有机枪射击掩体,每辆车设有四座掩体。

  ④配置火炮:在铁闷罐车以外,更挂上铁皮敞篷车,前后各挂1辆,车上各放置1门77毫米炮,用来射击远方目标。

  ⑤工程修复:敞篷铁皮车之外,前后还各挂平板车1辆,铁轨枕木以及一应机械器具都在上面,用来随时修复遭破坏的铁路。

  张宗昌在滦州共建成铁甲列车2列,1列命名为“长江”号,1列命名为“长城”号,都归葛斯特劳夫指挥,列车上的所有人员均为白俄官兵。

  中国近代军队使用铁甲列车作战,实滥觞于此。后来各方纷纷仿效组建,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甚至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都拥有了自己的铁甲列车。

  这个时候,奉军乘势进逼津京,在1924年,取得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的胜利。白俄军人被整编为先遣第一梯队,由白俄军官聂卡耶夫全权指挥。

  张宗昌虽然当上军长,但在奉系控制的东北及直隶、山东等省都没有自己的地盘,要想当个督军、省长,唯有向南争夺江浙。当时,江苏督军是直系的齐燮元,浙江督军是直系的孙传芳,江浙都是直系的势力范围。

  张作霖也想向江南扩张,于是支持张宗昌南下。张宗昌与参谋长王瀚鸣、随军参谋长李藻麟以及部将许琨、毕庶澄、吴致臣、褚玉璞等商议后,立即率部从天津动身南下,打出“镇威军第一军”的旗号,南下远征。

  直系的徐州镇守使陈调元,曾任冯国璋的宪兵司令,与张宗昌颇有交情。张宗昌一贯好交朋友,挥金如土,所以早年与陈调元一向同契。

  从前的投资如今产生了效果,这次张宗昌南下,陈调元不忘前恩,借口奉军重兵压境,难以抵御,将自己所部从徐州后撤至砀山和丰沛一线,让出大路,使张宗昌长驱直进江苏。

  无奈,齐燮元只好仓皇逃离南京,撤往上海。张宗昌兵锋所向,直指镇江,准备一路打进上海滩的花花世界。

  张宗昌的大军要渡江南下,只能从江北的津浦铁路抽调机车和车辆,以解决交通运输问题。

  一方面,张宗昌深知铁路运兵势在必行;另一方面,他也实在想看看自己的白俄军铁甲列车威力究竟如何。

  要知道,长江大桥当时并不存在。以长江相隔,津浦铁路和沪宁铁路是两条独立的铁路。旅客从上海乘坐火车到北平,需要先在南京下关站(今南京西站)下车,坐渡轮到长江对岸的浦口站(今南京北站),再换乘列车到北平。

  按照张宗昌这样的想法,即是要将铁甲列车运过长江来。这可是前人从没干过的事。

  张宗昌不考虑这些,直接命令交通处长胡文通等召集津浦和沪宁两铁路局的工程技术人员,想办法将此问题解决。解决不了的话,下场自不必说。

  最后,铁路局的人以浦口和下关两站在长江两岸作为船脚,利用民船构成船桥,引渡津浦路的机车和各种车辆过江。

  ③再将船上铁轨与对岸延长到江边的铁轨稳固接通,机车拖着车皮缓缓下船登陆。

  在铁道线上,铁甲车就像流动着的坚不可摧的堡垒,过江之后,白俄军以铁甲列车为掩护一路向前冲杀,一直杀到了滚滚长江的北岸。

  • 上一篇:侵华战争里国军参战装甲车终于懂了十万青年十万兵的含义!
  • 下一篇:科陆电子:关于公司重大合同事宜
  • 网站首页 大咖名流 女性生活 科技前沿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 社会文化 财经资讯